• <track id="ikhiq"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ikhiq"><i id="ikhiq"><code id="ikhiq"></code></i></track>

  • <span id="ikhiq"><output id="ikhiq"></output></span>

  • <track id="ikhiq"><em id="ikhiq"><code id="ikhiq"></code></em></track>
    公司公告 Notice
      無分類
    搜索 Search
    你的位置:首頁 > 公司公告

    4月6日俠客島:建議美國考慮加入中國倡導的“一帶一路”

    2017/4/6 10:14:48點擊:
    4月6日俠客島:建議美國考慮加入中國倡導的“一帶一路”
        [摘要]俠客島:島叔倒是建議美國考慮加入中國倡導的“一帶一路”。理由其一,加入“一帶一路”,美國可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;二來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有眾多國家資源,美國完全可以借“一帶一路”引入沿線國家投資、開拓新市場。
        習主席即將開啟訪美之行。說實話,中美雙方這么快就實現元首訪問,速度應該是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期。
    很多人期望,通過這次對話,可以對中美兩國擺脫“自傷性競爭”,實現良性競爭與合作抱著樂觀態度。畢竟,自特朗普上臺以來,全世界都對潛在的貿易摩擦、貿易保護等抱有擔憂。
    理念
    如何評價特朗普及其團隊成員的貿易保護主義言論?深圳LG洗衣機售后維修電話
        其實,只要認真系統閱讀了特朗普的經歷、著作、演講等等,而不是只盯著片言只語,就能夠明白,作為一個生意遍布全球多個國家的商人,特朗普對全球化利益的感受遠比專業政客深刻;他反的是不可持續的現行全球化模式,而不是全球化本身。
        畢竟,美國財政和貿易的“孿生赤字”如此巨大,而且還在繼續快速膨脹,這種經濟模式、這種全球化模式無論如何是不可能永久延續下去的;動大手術改革調整,勢在必行。
    毛主席說過,大國關系,要好看,更要好吃。經貿,正是讓中美關系分外“好吃”的那一部分。
       一年數千億美元的貿易,與日俱增的雙向投資,對華經貿直接帶來的數以百萬計就業, “中國制造”對抑制美國通貨膨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……生意遍布全球多國、在中國一次性申請了50多個商標注冊的特朗普,怎么可能看不到這些?
       更何況,特朗普希望重建美國經濟,特別是重建美國實體經濟,但他面臨的外部經濟環境,則是世界經濟已步入長周期蕭條階段,而且還會延續相當一段時期;如果與中國全面“對抗”,只會使他的目標全盤落空。
       同時,今年以來的一系列對華不利貿易爭端裁決,目前看,還不能算到特朗普政府頭上——雖然毫無疑問,中國是貿易保護主義的最大受害國。
    據商務部統計,2016年全年,美國對華發起反傾銷調查11起,反補貼調查9起,合計發起貿易救濟調查20起,發起調查案件數量比上年猛增81.1%;涉案金額37億美元,同比增長131%。前些日子,美國商務部    還對中國不銹鋼板材反傾銷和反補貼“雙反”調查作出終裁,最終裁定的稅率之高,堪稱“變態”。
    但需要明確的是,這些爭端都是奧巴馬政府執政時期發起的,每項貿易爭端從發起到裁決通常要一兩年,所以,能夠算到特朗普政府頭上的對華貿易爭端,還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出現。
        此外,盡管從競選以來,圍繞對華經貿,特朗普發表了一系列刺激性言論,但這些言論其實并不比當年的克林頓刺激多少,而克林頓也在就任總統后極大推進了對華經貿關系。不要忘了,多年前特朗普就出過一本書,名曰《交易的藝術》(The Art of the Deal),其中宣揚的一項“藝術”,就是在談判中“先聲奪人”,甚至“越聳人聽聞越好”,以求搶占談判主動權。對他這類“語言藝術”,其實不必一驚一乍,可以冷靜觀察分析。
    潛力
       美國時間3月31日,特朗普簽署兩份總統令,要求有關部門查明美國巨額貿易逆差根源,并計劃向對象國的“不公平貿易”征收懲罰性關稅。同日,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年度貿易壁壘報告,批評中國的產能過剩、大量出口“扭曲全球市場”。這幾條消息,在輿論界引發一陣騷動。
    但事實上,中國搶了美國的飯碗和工作、大量逆差讓美國吃虧等說法,本身就站不住腳。
    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史蒂芬·羅奇研究顯示,美國與101個國家之間都存在貿易逆差。更有研究發現,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中,大約40%是由在華經營的美國公司創造的,另有20%是其他在華經營的外資公司創造的。即便是出口創匯的外貿行業,中國企業的產品利潤中,也有相當一部分被美國企業拿走了。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6年10月發布的中國商業環境調查報告顯示,90%的美資企業在中國實現了盈利。
    同樣不能忽視的是,發布上述消息時,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、商務部長羅斯都堅稱,新行政命令將解決美國對華貿易赤字問題,但“不是針對中國”。
    這表明,美方雖然在習主席到訪前夕咋呼得厲害,其實也希望對華關系“斗而不破”。
    其實,特朗普的主張,本質上是一個帝國在過度擴張之后,主動收縮以求固本培元、夯實基礎。他是在以咄咄逼人的進攻性戰術,開展戰略性退縮;也正因為他的根本目標是重振美國實體經濟,夯實美國經濟基礎,所以,他上臺給中國經貿帶來的不僅僅是爭端風險上升的不確定性,更有廣大的潛在商業空間。
    份額
    退一步說,即使中美發生大規模經濟爭端,島叔也并不十分擔心其殺傷力。這是因為,以中國經濟當前的體量和江湖地位,中國經濟的目標,已經從此前單純的“趕超”轉向兼顧“防范被趕超”。
    換句話說,如果發生無可挽回的國際性的、世界性的經濟貿易下滑,我們不必徒勞地追求本國增長率與自己的歷史紀錄縱向比較,只要能夠保證自己的增長實績,與別國、特別是主要競爭對手橫向比較相對較好,我們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就會上升、所占份額就會擴大,就仍然有利于我們“防范被趕超”。
    這就意味著,我們不用追求自身經濟的絕對增長,只要追求經濟的相對增長便可從競爭中獲勝。
    次貸危機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。上次次貸危機,顯著提升了中國經濟貿易在全世界的份額:2007年,中國實際GDP占全世界10.8%;到2015年,中國實際GDP已占全世界17.3%。雖然近兩年全球貿易下滑、中國經濟減速,但中國貿易占全球份額依然在提升。
    共贏
    之所以主張中美兩國擺脫“自傷性競爭”、實現良性競爭與合作,是因為這是兩國避免兩敗俱傷、第三國漁翁得利的最優選擇,也符合特朗普的理念。
    先來說一下“自傷性競爭”這個概念!白詡愿偁帯敝傅氖,相互競爭的大國領導層,雖然明知某些政策措施會從根本上損害本國利益,但為了在國際政治斗爭中占據某種“道義制高點”,而競相采取這類政策措施,最終導致所有大國都騎虎難下。
    從這幾個月中美兩國和國際環境發展變化來看,中美共同擺脫“自傷性競爭”困局的希望正在上升。
    從美國國內看,特朗普在就職后的首次國會演講中就提出,未來十年內基礎設施投資規模達到一萬億美元。這一萬億美元會憑空掉進政府的賬戶嗎?顯然不能。根據美國交通部數據,僅地表交通基建投資缺口就達9000億美元,而這還不是特朗普基建計劃的全部。
    在龐大的資金缺口面前,特朗普的基建計劃很可能落空。一旦落空,這將是特朗普個人的重大挫敗,也會變成特朗普開給選民的空頭支票。讓選民空歡喜的后果是什么?不言而喻。
    那么,一萬億美元從哪來?其實,在奧巴馬執政時期,政府就已努力吸引中國在內的外國投資參與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。而在基礎設施建設上,相比于美國,中國在資本、技術和經驗上都更勝一籌。根據中國統計局數據,中國在2016年的前十個月,基礎設施投資就已達1.4萬億美元。什么概念?中國10個月就完成了特朗普10年的基建目標。
    另外,2015年中美雙邊貿易投資,也為美國創造了約260萬個就業崗位,幫助每個美國家庭平均減少850美元開支。顯而易見,中國投資和基建經驗對美國來說至關重要。
    鑒于此,島叔倒是建議美國考慮加入中國倡導的“一帶一路”。理由其一,加入“一帶一路”,美國可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;二來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有眾多國家資源,美國完全可以借“一帶一路”引入沿線國家投資、開拓新市場。
    太平洋足夠寬廣,容得下中美兩個大國。在對內大搞“身份政治”、對外戰略以價值觀劃線的奧巴馬時代,習主席訪美時提出的這一良好意愿只能停留在紙上。如今,面對現實,特朗普也該擦亮眼睛,擇其益者而從之。
    畢竟,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,兩國人口總和占世界人口近1/4,兩國經濟總量約占世界1/3,雙邊貿易額占世界1/5;中美的合作關系如果穩定健康,對全球都是福祉。對特朗普政府來說,面對“不沖突,不對抗”的中國,合作共贏才是上策。
    ! 歡迎訪問深圳lg電視售后服務電話網站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說明 轉載請注明:http://www.mg43556.com/ 謝謝!
    亚洲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在线

  • <track id="ikhiq"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ikhiq"><i id="ikhiq"><code id="ikhiq"></code></i></track>

  • <span id="ikhiq"><output id="ikhiq"></output></span>

  • <track id="ikhiq"><em id="ikhiq"><code id="ikhiq"></code></em></track>